3G门户张向东:我们想要改变格局

2010年10月25日    点击数: 4455    字体:           一键关注汇讯

  3G门户的总裁?北大才子?30岁就“吸金过亿”?穿西装打领带?张向东的员工们会说:不,别提“老板”也别提“身家”了,那不适合他。在他的员工眼中,“他不像老板”、“他崇尚自由”、“他性格开朗”、“他为人风趣”,甚至“他还有些神经质”……

  在下着小雨却依旧略显干燥的暮色中,一身抓绒休闲衫、牛仔裤装扮的张向东终于踩着轻快而不失稳健的脚步出现了。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正式开始对他采访前,张向东的司机悄悄地对记者说:“这次去澳洲,朝西(朋友对张向东私下的别名)忘了带剃须刀的充电器,在赶来采访的路上,他一直摸着自己的胡渣担心今天的形象不好,怕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

  就要开始采访的时候,张向东热情地给记者倒上茶,满脸笑容地说:“我也当过记者,随便问!”

  当年别人笑他们是疯子

  张向东团队的3G门户于2003年、2004年创立了中国无线互联网独立免费模式,在当时,国内手机无线上网基本还停留在人们的概念当中,而5年后,他们网站的用户量刷新到了一个亿。

  当记者把上述成绩“主要”归结于创始人张向东和邓裕强(现任3G门户CEO)团队的“自由精神”时,张向东回忆说,当年做(免费)网站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笑他们是疯子,大家都觉得靠与运营商搭关系挣钱更好,可他们当时问自己的却是:为什么一定要那样?为什么?

  “我们对这个世界有不同的理解方式,我们对互联网也有不同的理解方式。当科学都已告诉你,最基本物质的重量无法测量时,你说说,这个世界什么是确定的?没有什么是确定的。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创造,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世界。”可能是由于一路从机场赶来的燥热,张向东一边说,一边脱去了外头的抓绒衫,里面一件简单的灰色短袖T恤让他这个“75后”显得神采奕奕。

  他喝了口水,就与记者聊起了刚刚结束的十多天的澳洲骑行。

  “别人听起来觉得故事很美,风景如画骑着车子。其实,骑车是一个非常枯燥的状态,你就踩啊,你用力踩,直到你精疲力竭,然后你歇会,找个地方休息,找个地方吃晚饭,第二天接着骑。”张向东说。

  在张向东心里,他相信自己眼中的世界,选择旅行和去哪里旅行对他来说似乎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有骑行这种方式比较重要,“好像突然把你甩到非常没有安全感的状态里:你不认识所有人,没有人帮助你,路线不知道,天气会怎么样不知道,车会不会坏也不知道,前面是否有酒店不知道,一切风景也是未知的。”

  对于骑行的意义,张向东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觉得骑行不像驾车,也不像坐飞机,大脑放空的时间太过短暂。只有骑行可以让张向东进入某种空明状态,在他觉得“走得太快”的时候,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等一等,让灵魂赶上。

  公司从两个人变成七八百人,用户从0变成1.4亿…… “5年时间我们公司和我所经历的事情与要面对的挑战是不一样的。以前登山的时候好像感觉什么都可以忘记,但是真的当你站在山顶之上,所有的东西比你矮,你看到了那个风景,你才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因为那个风景是没有人看到过的。骑车也是一样,你走过的那个地方,那棵树,它们因你而不同,因为你遇见它了。”张向东说。

  用一年考上北大的“坏学生”

  在互联网世界,“北大帮”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和组合,记者的疑问是,真是这样的“北大精神”造就了今天如此“自由”的张向东和他的3G门户吗?

  张向东说起大学时期的口吻却显得轻描淡写:“我当然爱我的学校,但是同时我也不认为它真的在某一个地方特别怎么样(优越)。我们像所有的大学生一样,每天晃一晃、看看书、发发呆。”

  在一连串的疑问下,张向东接着竟又给出了一个更惊人的答案:“我高考第一年没有考上!专科都没有考上!”张向东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坏学生,很调皮。母亲当时只要他“考上大学有一个工作就行了”。落榜后,张向东就想“不就是一个考试吗”,于是用了一年时间认真复习。由于他本就是提前上学,所以那一年考上北大的张向东也只有18岁。

  “你知道吗?从九几年毕业的时候,就业压力就很大了,虽然还没有现在‘房奴’这样的概念,但那个时候我就想,我在城市里面生活不是为了在这里给自己挣一个房子,挣一个车子,像其他几千万人一样生活,我在这里应该有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方式跟别人不同,那就可以了。”张向东说。

  不是因为名校,也不是为了追求名利,张向东对他能成功走到今天的解释是,“相信自己看到和理解的世界”,然后,遇到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他说:“我特别骄傲的一点,是和我很好的朋友在一起不会说房子、车子怎么样,大家见面是说,你最近看什么书,我看到什么好书就告诉你,有时候碰见很好的书就多一买本给你……我觉得慢慢地可能自己的性格跟别人就不太一样了。”

  正如张向东所说,似乎在别人眼中重要的事情到了他们这儿就都失去了分量。哪怕是当年和邓裕强第一次融资成功的时候,两个一心想着如何实现梦想的年轻人,竟然把彼此有关“股份比例”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我想改变格局”

  “朋友”似乎是张向东常常提及的两个字,说起邓裕强,张向东说:“我们一直相信——这个说起来有点嗲,不是嗲,是矫情——虽然我一直毕业在北京,他在广州,但是我们俩一直以来有一种默契,那就是我们将来一定可以合作做一件大事。你知道吗?就像过去枪战片那种感觉的,这俩可以背靠背拿着枪冲出去,杀出去的感觉!”

  在张向东MSN的签名里,一直挂有这样四个字眼:“改变格局”。

  当记者顺势和他聊起来的时候,他的身子果然往前靠了靠,挺直了腰板,爽快地说:“我想改变格局。”

  究竟是什么样的格局能让这对死党屡屡热血沸腾?张向东说:“我们的存在是希望成就一个平台的价值。我希望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价值,让公司在行业或者是信息产业领域里面变成一个大格局的公司,改变格局,然后自己产生价值的公司。”

  没有改变的,是一如既往的“张向东世界”,他要按照团队的想法,当然也是自己的想法,创造出一些别人匪夷所思、想不到的东西——它可能有巨大的、可能不是商业价值的价值,同时对人们的生活产生重要的影响。

  “最大的困难是时间”

  采访之余,张向东还告诉了记者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有关他创业的事情,以及所有在北京的艰难,甚至是他创业至今所获得的成绩,他都很少和自己的母亲说。

  那么,创业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压力和困难?目前,围绕在张向东团队面前最棘手的问题或许是,手机无线互联网的门户网站下一步该如何走?

  张向东的回答很直接也很简洁:“将从2004年~2007年主要依托于门户广告价值的‘门户+客户端软件’阶段,发展到‘成为手机互联网上的平台’价值。”

  这个“平台”将包含媒体传播平台、应用体验平台、交易平台等,启动“平台”战略后,在门户广告业务之上,将逐步增加手机阅读、音乐、视频、游戏等4个方向的应用平台价值的挖掘。“目前在这些方面的收入已经明显提升,我们也认为应用平台价值存有极大潜力。当然,这是基于大量免费内容和应用的基础之上,依靠不断提升的用户体验与应用来实现的。手机时代体验第一,应用为王嘛。”张向东说。

  虽然面对“3G门户会不会上市”、“上市的最大困难是什么”等问题时,张向东多少没有之前表现得那么“洒脱”与“不羁”,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说起了一个总裁该说的话,但是,当被问及眼下自己公司所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什么的时候,张向东还是不改本色地挥了挥手,说:“只有两个字,时间”。

  “时间是谁也抗拒不了的。因为这个产业毕竟刚刚兴起几年,应用的模式也才一年多的时间。虽然我们看到出现了很多很新奇很棒的应用,但是,真的,仍然需要时间。”

  对于这样一个不愿意按照既定规则生活的人,谁又能预知他将来究竟能否改变,抑或是改变一个怎样的格局呢?或许,无论是骑行还是创业,都是张向东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

  最后,当记者玩笑似的让张向东给这次采访做一个总结,让他定义一下自己性格的时候,张向东说:“人怎么可以定义自己呢?定义自己,不就是给自己画框了吗?”
 

上一篇:张朝阳:中国互联网将至的“二次大战”

下一篇:马云:我有十足的底气

Copyright © 2007-2017 汇讯Wiseuc. 粤ICP备10013541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