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接班人库姆斯首次公开面容

2010年11月04日    点击数: 4563    字体:           一键关注汇讯

  怎样才能追到华尔街最受关注的人物呢?

  如果你是摄影师雷蒙德(J. Gregory Raymond)就行了。敲打手机键盘找到金融界的人脉资源,然后带上摄像机、长焦镜头和一张20年前的学校年鉴照片,去当地一个冰上曲棍球场守着。

  雷蒙德是康奈克狄格州的一名摄影师,他在上周末第一次拍到了库姆斯(Todd Combs)的照片,库姆斯上周被任命接管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56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组合。直到现在,还没人能揭开库姆斯的庐山真面目(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尽管他要接班的是投资界最引人注目的职位之一。

  这个临时的摄影棚很难算的上是一个时髦的选择:Stamford Twin Rinks溜冰场。

  雷蒙德说,他得到消息说库姆斯将会在周五前往冰场观看孩子的冰球赛。雷蒙德说,我费尽了心思搜寻信息。他义无反顾地来到了球场,不知道库姆斯会不会在那里出现。他确实在那儿,雷蒙德说,他走向库姆斯,解释说自己是在那里为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拍照的,这番说辞经过了事先演练,但说的很诚恳。他没有采取那种躲在暗处(要是冰球场有什么地方可供藏身的话)突然跳出来让人措手不及的策略,也没有像八卦网站TMZ那样去跟对方直接面对面。雷蒙德说,我觉得最佳策略就是完全以诚相对。

  雷蒙德说,库姆斯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在这样一个相当尴尬的情形下他却十分大度,穿着V领毛衣和牛仔裤站在那里,在球场不那么自然的灯光下拍了大概50张照片。

  一个重大问题:没人真正知道库姆斯的相貌。因此雷蒙德得用唯一一张公开的照片来确认库姆斯:库姆斯在佛罗里达萨拉索塔(Sarasota)就读高中的年鉴照片。雷蒙德说根据年轻时的照片他马上就认出了39岁的库姆斯。他说,眼睛是不会变的。

  库姆斯会是下一个巴菲特吗?

  直到本周之前,库姆斯(Todd Combs)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对冲基金经理。而现在,他却成为最有可能接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新闻人物。

  这带给库姆斯的可能既有兴奋又有恐惧。要如何才能接替美国最具传奇色彩的投资大师呢?

  这位39岁的对冲基金经理沉默不语。他通过助理拒绝置评。

  这个重大问题可能的一个答案是:库姆斯不会成为另一个巴菲特。如果你认为他会,那该好好想想,伯克希尔股票周一盘中达到125,835美元,而周三收盘跌到了120,655美元。

  库姆斯正面临的挑战有很多都是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他不可能再扩大伯克希尔,因为这已经是个成熟的投资公司。他没有巴菲特以往的辉煌业绩和个人关系,也没有巴菲特平易近人的魅力。也许更重要的是,伯克希尔对价值投资的重视在技术和数量化投资主导的市场变得越来越古怪。

  因此也就不难想象,库姆斯永远不会成为巴菲特,无论他给伯克希尔带来什么。但这不是他的错。问题在于我们不切实际的预期。

  快进至10年后,我们来看看那时的世界会怎么看待库姆斯:

  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曾经每年春天都会在这里举行一次野外派对。

  数万人周末露营,参加这个名为“巴菲特野外狂欢”(Buffett-a-palooza)或“资本家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盛会。两个名字都源于曾经流行的音乐节名,在“吉他英雄22”(Guitar Hero 22)出现后就被遗忘了。

  现在,奥马哈很幸运地看到数百位伯克希尔投资者集聚到这里参加45分钟左右的年会。

  昔日被叫做华尔街的南京路物是人非,但库姆斯没能继承上一位美国投资大师的优良传统。

  等到2015年,巴菲特85岁高龄之时完全放弃公司的控制权,确保自己在新的社会保障改革法案规定的退休年龄应享有的所有权益,这个时候伯克希尔及其价值投资信条已经被完全自动化的市场淘汰了。

  就算库姆斯拥有巴菲特传统品牌下的最佳赌注──高盛士丹利集团公司、American Solar & Finance、NetShuttles和National Tattoo Removal Corp?ぉひ膊换嵯癜头铺乇救四茄?嬲?厥拱头铺氐淖匪嬲吒械叫朔堋?br />

  在某种程度上,攀比是人类的一个弱点。频繁的并购和现在计算机生成的配对方式每天能促成数百个交易。2017年,库姆斯宣布收购ConAgra-Waste Management Cos。时遭遇措手不及,这个公司几小时后接受了一项敌意收购,接着第二天早晨从IPO中获得新生。

  库姆斯接手之时就承受着巨大的期望。他继承了大家熟知的巴菲特的特点,令投资者们十分意外。他吃芝士汉堡,后来我们知道这不健康。他和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玩Corporate Farmville。在大家都在买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Car 4G时,他还开着一辆过时的福特Hydro.

  但其他一些事情就是库姆斯无能为力的了。比如巴西的巴蒂斯塔(Eike Batista),在巴菲特退休前就在全球财富排行榜上超过了巴菲特。

  巴菲特是总统的顾问。相比之下,库姆斯受到了财政部长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的冷落,以此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还遭到前总统佩林(Sarah Palin)的怠慢。

  库姆斯的拥护者提出了他对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的投资,该公司如今已经到了“大到不能倒”的地步。他们极力称许伯克希尔的股价,现在已经涨到接近每股37亿美元。

  但黑石的投资被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的生日派对破坏了,2007年只花了300万美元庆祝生日,现在涨到了几十亿美元。扣除通胀因素后,伯克希尔的股价基本与2010年持平。

  巴菲特与曾经的流行偶像Lady Gaga一样销声匿迹了,不知他是否感到失望。据称这位投资大师曾说,建立名誉需要20年,而毁掉名誉只需5分钟,他也许在想当初选择库姆斯的决定是否正确。

  也许是不得已的选择吧。没人能达到巴菲特的高度。

  比如巴菲特几乎是白手起家,而库姆斯一开始就稳坐伯克希尔高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发展的空间十分有限。

  另外,时代也不同了。价值投资已经是十年前的过时投资方式了。选股人在如今的自动化市场已无用武之地。现在,巴菲特式投资和牙线以及上大学一起,成为曾经璀璨过的一段历史。

  但谁知道呢,库姆斯也许会让我们大吃一惊。他有的是时间。到2056年他才会退休。 

上一篇:史玉柱:从“实业家”过渡到“资本家”

下一篇:汇讯:我们能保障企业从QQ窥私危机中全身而退

Copyright © 2007-2017 汇讯Wiseuc. 粤ICP备100135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