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升东:51.com同时在线人数从1100万跌到70万 上市还不靠谱

2010年09月04日    点击数: 4786    字体:           一键关注汇讯

  51.com CEO庞升东大概从未想过自己也会经历这样一场跌宕放诞放诞起伏的创业历程。当51.com的对标对象——腾讯QQ的同时在耳目数突破1个亿的时候,51.com的同时在耳目数已经从两年前最高的1100万跌到了现在的60到70万。在今年3月和《环球企业家》提及上市计划时,庞升东说:“这个下次再说吧,等靠谱一点了再说。”

  在这段时间里,每隔两个月,51.com的最大股东史玉柱就会叫上51的高管们一起喝一次酒,但却从不谈及公司业务。即使51的高管有意提起治理方面的话题,史玉柱老是以饮酒就是饮酒带过。“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他是故意给我们压力呢仍是怎么样。”庞升东说。

  另一位接近史玉柱的人则直截了当地告诉本刊:“史玉柱估计会比较后悔,当初买得太贵了。”

  2008年7月,以善于掌握人道、极其正视产品体验著称的史玉柱公布5100万美元收购了51的25%的股权,业内传言,和史玉柱争抢的,是另一互联网大佬马云。这无形中凸显出51的价值。史玉柱购买时,51的估值达到2.4亿美元。在随后的ChinaJoy上,史雄心勃勃的对媒体表示,“这个公司(51)长短常高速发展的,它的规模已经紧跟腾讯了,大概后年(2010年)就会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时,51.com一天的注册用户能达到八十多万,它正在努力摆脱“一夜情网站”的形象,转向“以日记、照片等为核心的交友网站”,并被以为是腾讯的有力挑战者(请登录Gemag.com.cn查看《挑战者》)。

  但这两年来,此消彼长间,51的士气已经不复从前。根据腾讯科技报道,从2008年至今,51.com离职的中高层超过20人。3月份,51首席战略官张剑福“因病”离职。在此之前的一年里,庞升东曾淡出51的详细治理工作,而张剑福则相称于CEO的角色。作为51的联合创始人之一,1982年出生的张剑福对于用户行为的精确掌握是51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包括视频认证在内的大多数产品都出自他的构想。

  张离职之后,近来少在媒体前露面的庞升东不得不再次切身掌管51。在与本刊交流时,庞承认下滑的主要原因来自内部:巨人投资之后整个治理团队的松懈和治理经验的不足——“08年下半年招了不少人来,就觉得团队也不错,本能的有些松懈”,认为“只要打打高尔夫球就可以了”。

  在这段庞升东闲暇的时光中,中国的SNS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高调进入中国的MySpace中国、韩国赛我网等早已声息全无,以社交游戏为切入点的开心网崛起,以信息便捷获取和分享的微博和以地舆位置为中央的SNS初露端倪——但犹如51一样,这些网站即便在前期有着迅猛增长,也无法逃脱一个题目:你能提供什么腾讯不能提供的独特价值?

  从2005年到2008年,人人网、开心网、51能在腾讯的空档中脱颖而出,不过乎两个原因。第一,网页版SNS的异步性,相对于即时通信的即时性是良好增补,第二,它们各自有着自己特殊的概念和切进口:人人网的“校友”概念、开心网的社交游戏概念,51的“个性化空间”概念。

  但当腾讯回过神来,依赖Qzone在SNS领域发力之后,这些网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狙击。相对于腾讯,开心网有一群很少上QQ、消费能力较高的白领用户,但51则不然。51的用户群和腾讯用户群全面重合。更枢纽的是,从战略上来看,它也是独一试图反向复制腾讯的SNS,其几条产品线:51.com、IM、休闲游戏、网游均能在腾讯那里找到相对应的产品,甚至不如腾讯做得好。于是,当腾讯发力之后,51的价值就明显缩水了。

  互联网评论家洪波说,“51一开始被以为是熟悉目生人然后一夜情的网站。但在获得风险投资之后,这种定位也面对很大的风险。所以它竭力去做跟腾讯类似的事情,天然而然受到腾讯的阻击,这是他们突然感觉后继乏力的很重要原因。”

  庞升东则仍旧试图在寻找机会。据业界人士表示,他已将51.com的业务交给副总裁龙振威,要求是“保持现有流量不跌”。而庞全身心投入网络游戏的研发,但愿靠一款网游让51东山再起。为了进步自己的治理能力,庞升东已经念完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他向本刊表示,现在最大的动力是“证实自己”,不能让股东绝望。

  【事先张扬的对决】

  庞升东一度被以为是能突破个人站长瓶颈、执掌一个数亿美金公司的典型。

  2005年6月,庞升东刚到上海三个月。在黄浦江边一个星巴克里,他第一次见到客齐集的创始人王建硕、UUZONE的创始人冒志鸿以及刚刚创立土豆网的王微等人。对于庞来说,那无疑是革命性的一天:第一次参加所谓的业内人士聚会,并首次从王建硕口入耳说了一个新颖的概念:SNS(social network system)。

  那时,庞升东刚从一位24岁的福建青年张剑福手里收购51.com的前身10770.com,后续如何发展还未决定。听王建硕讲SNS时,庞升东拿出本子想记下来,却没有听明白王建硕的解释。庞干脆直接把本子递过去,让王建硕写下来,利便自己之后去网上搜索。这才算是真正知道SNS和当时火热的社区MySpace。而成为庞升东创业公司一员兼产品主要负责人的张剑福,也就是在庞升东口中才首次听说了MySpace。

  这并不妨碍51.com在2005年2006年间在三四线城市异军突起。它定位于三四线城市的网吧人群。中国城市化的飞速进展让这个人群日益庞大:他们年青,可能没有电脑,需要把照片、音乐和日记都存在网络上;他们面对着一个并不认识的城市,迫切地但愿通过自我展示来结交朋友。2007年51副总裁戴建清在一次演讲表示:51.com超过90%的用户处于17到25岁之间,57%的用户是来自于网吧。

  张剑福对之前无数类似交友网站未能生存下来的总结是,那些网站并没有引导用户上传足够多的信息,因此双方的了解不够,用户粘性天然很差。同时,51在网吧里建立了完善的推广渠道和支付体系,推广流动包括针对网吧的线下流动、打造到处都带有51.com印迹的主题网吧等。

  即便在此时,对于大部门互联网从业者来说,51仍是过于神秘的公司。庞和张代表着中国互联网业典型的草根创业者:没有显赫背景、没有受过正规互联网产品练习,没有提前感知国外互联网一波又一波新颖概念的能力。他们甚至很少和IT圈内的人交往。

  庞升东有着台州商人的精明。而张剑福十几岁开始经商,个性直率,业余喜欢射击、赛车游戏和看书,朋友更多是传统行业的人。张甚至从不讳言当初做10770.com就是为了赚钱。当庞升东去福建找到张剑福意欲收购10770.com,张剑福说自己当时作了两个判定,第一个就是庞升东够不够智慧,两人合作能不能赚钱;第二个判定是赚钱之后庞会不会分给合作者。当张自己得出肯定的结论之后,便和庞升东以及另一位创始人王兴华来到上海。成为一个真正的互联网从业者之后,史玉柱是张剑福乐于提起的参照目标——史玉柱无比关注产品、喜欢吸烟、穿运动装、日夜倒置——和自己一样。

  “第一次我和庞升东开会的时候我就说我们未来的对手就是腾讯,就是一种感觉”。2008年底,张剑福对《环球企业家》说。

  自此之后,51的创始人们老是在有意无意间提起腾讯,当时斗志昂扬的庞升东完全低估了过早张扬的后果。

  当时,个人空间51家园固然和Qzone有所相似,但由于Qzone刚刚发布而且尚未成为腾讯的核心产品,51家园在和Qzone的竞争中曾经一度占据优势。随后51又模仿腾讯推出了聊天软件51挂挂、51秀、51群组、51商城、51音乐等功能。51但愿尽可能的提供一站式服务,用户使用51家园的同时,也能使用51的产品来聊天、听歌和玩游戏。“这些是必做的,”庞说,“假如空间用我们的,聊天仍是要用QQ,听歌仍是要去其他地方,那用户就很难留住了。”

  种种积存的矛盾的爆发在2008年底。2008年11月9日,腾讯以“违背竞业禁止合同”为由起诉15名离人员工,而这15名员工恰恰进入了51.com。随即,能显QQ IP地址的外挂软件彩虹QQ也被证实是51所为。51发表声明,增援其员工。固然终极庞升东公布中止开发彩虹QQ。不外, 51.com还将以“彩虹”来命名其最新的IM软件。这无疑是对腾讯的公然挑衅。

  【教训】

  但腾讯的狙击只是外在因素。内部的题目是,51团队想反向复制腾讯,但“只得其形,未得其神”。

  “腾讯强是强在他们有系统的能力把东西做好,并非用户多就成功了,而是产品做得好的成功。它初版产品可能是抄你的,差很远,但第二版就远胜于你。这种系统的能力可以学,但是很难”。如今,经由几年的总结,庞升东得出结论,但为时已晚。

  2008年底,将腾讯目光吸引过来之后,51本应该全力应战。正在这个时候,51的新一轮资本运作有了结果。在巨人收购51 25%的股份,引得媒体对社区价值爆发新一轮热议之后,却有一个事实被刻意躲藏了:巨人已经成为51的最大股东。

  有接近庞升东的人向本刊表示,庞升东手中的股份还有23%,小于巨人的持股。于是,丧失控股权的团队显著松懈了。

  庞升东表示,在创业前期很辛劳,产品、融资、策略、招聘都要负责,觉也睡的很少,在这个时候,就想偷懒。对于51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庞升东将51的产品治理交给副总裁姚永和。试图让51挣脱“低端化”。姚是51收购过来的虚拟形象技术公司Pixoart的创始人,为美籍华人。九十年代赴美留学,先后在美国硅谷创办了2家企业,均被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成功收购。无产品系统治理经验的张剑福则开始“休长假”。

  除了51之外,庞忙于治理其他投资,好比在线笔记网站宝盒网。在2009年百度同盟对于作弊导航网站严肃打击时,庞亦低价收购了几个导航网站。其间,迅速扩张到500人左右的51团队在执行效率上却没有明显进步。腾讯却在紧锣密鼓地推进Qzone的改进,在其速度、模板、各项功能优化、QQ挚友动态绑定上均有突破,和手机QQ也进行了无缝对接。

  至2009年年中时,跟着Qzone流量的迅速上升,形势开始变得严重了。51的网站流量开始下滑,投资方的压力却如影随形。

  一位前51高管向本刊表示,由于注册用户有一亿多,投资人的逻辑是,从每个用户那里赚五毛钱,一年收入也该有五千万。因此,治理团队每次都需要和投资人解释,固然注册用户有一亿多,但活跃用户只有两千多万。以注册用户来推算出的数字是完全没意义的。

  但面对盈利压力的51仍是做出了良多饮鸩止渴的事情,但愿通过增值服务的大量促销尽快获得收入。

  庞升东对本刊表示,有一段时间,51的礼品有些通货膨胀:中奖比例太高,促销太多。一度51成了全国最大的“花店”,网站上5块钱一朵的虚拟礼品花一天能卖9万多,一个月仅此一项就能获得上百万的收入。但它的直接后果是,用户对增值产品失去了爱好,最后天天能卖出的花越来越少。

  作为谷歌OpenSocial在中国最早的合作伙伴之一,51也并未捉住第三方开放平台的机会。

  2008年6月,51正式开放API。当时,开心网依赖抢车位、买卖挚友等游戏,迅速在海内抢占了白领用户。

  这种靠社区游戏迅猛增长的方式让51团队非常动心。“开心出来之后,觉得社交网站应该就是游戏,后来才发现,社区性和游戏性需要平衡。”庞升东说。

  于是,51开放API后,快速引进了一百多款游戏。为了追求速度,51的审查并不严格。这些游戏质量良莠不齐,还有良多都是相似内容。

  它们在短期内吸引了用户在51网站上的大部门时间,良多人旷废了空间,但当这部门对游戏产生厌恶之后,大量用户流失了。同时,51的用户春秋较小,消费能力小于人人网等SNS。据一位第三方游戏开发商表示,他们在51和在人人上的用户数差未几,但来自51的收入显著少于人人。51能从这些游戏中获得的收入也非常有限。

  2009年下半年,张剑福回归51,之后所作的重要调整之一,便是下线大量质量不高的第三方应用,引导用户回归自己空间的建设。据说,削减第三方应用后,51用户之间的交互活跃度翻了一番。更多人开始写日记、留言。

  【转型】

  现在看来,51的调整包括两个重要方面。

  其一是回归社区建设,进步用户之间的互动,把“交友”的事情做好,同时努力摒弃网站的低龄化形象。

  51团队的总结是,春秋偏小的用户更轻易受到新鲜事物的吸引而很难留住。为了引导网站的用户群发生变化,51在用户推送内容上做出调整:不再推火星文、脑残等非主流文化,推荐春秋在30岁左右的用户,建造更加主流的文化,争取获得成熟用户的认可。

  甚至,为综合解决品牌题目,他们一度开始推公司的正式名称:上海我要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据官方数据称,51现在有80%的用户春秋在20岁以上,

  但期望用户群本身的重构,本身是一个艰难的事情。这意味着整个51的价值体系都需要进行重建,包括产品结构、文化、用户价值体系,相称于将一座大厦推倒重来。

  非但如斯,51在过去的一些错误也给他们当下发展留下了严峻影响,好比激励措施的不当。过去有人为了领取积分,常常发表毫无内容的日志和留言,51但愿能调整自己的积分策略,但是发现已经“积重难返”,独一的方法是把数值都取消,重新设定。但这对用户的影响将会非常大,你可以想象一位51的资深用户发现自己好几年累积起来的20000个积分一夜之间溘然消失之后的愤怒。

  “出错误很轻易,破坏体系的平衡很轻易,重建体系,重建这个体系重建别人对你这个体系的决心信念很难。”庞升东说。

  据称,51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全面的方案,可能会先在全国找几个地方试点,再逐步全国推行。

  另一项重大调整则是维系51.com流量的同时,将重心偏向网游开发。原来51网页游戏平台的团队,大部门已经转入网游开发团队。在庞升东看来,这是一个目前全公司倾力投入的项目,也将是51未来发展的支柱。

上一篇:张朝阳:组织架构调整 整合内容及互动平台

下一篇:林宇:赌的就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远景

Copyright © 2007-2017 汇讯Wiseuc. 粤ICP备10013541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