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需要政府的大力扶持

2013年07月07日    点击数: 6843    字体:           一键关注汇讯

  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两党选战激烈,在创新的话题上,有一方把硅谷高科技的成就拿出来,显示这些是民间自发创造力的成就;另一方则指出,这些发明专利和不断升级换代的产品,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健全的基础建设,从道路桥梁到法律制度,给创新制造了条件,完全把功劳归于个人和企业是很片面的看法。

  同样的道理,在全球供应链的运作中,公共设施、各种物流及金融的配套,也是促成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重要因素。一般人津津乐道苹果公司如何在加州设计的iphone,采用了日本的芯片,台湾和韩国的零部件,最后在中国的制造基地组装后,销往世界各地的市场,这成为一个典型的全球化分工和企业家创造能力的案例,而背后各地政府的作用,在关键的时候,以制度和政策的力量来支撑和促进制造业的发展,往往被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中国要登上产业升级这个台阶,成败取决于政府如何有效地与民间互动。

  最近沈连涛与肖耿两位专家撰文 ,重新审视了供应链背后政府服务的作用。供应链要不停地适应环境,随着全球客户的需求、品味和选择,协调生产。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供应链的基地,其制度安排,所做出的贡献,尤其关系于未来的发展,倍受世人瞩目。

  这几年,外贸企业经过磨练,理性地认识到世界经济复苏缓慢,这个行业会长期受到人工、资源、人民币升值等制约,但是也体会到自己的许多优势在继续发挥作用,不能急着产业升级,而忽略了原来产业中还没有完全释放出的潜力。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供应链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中国出口企业必须要紧紧跟进原来占优势的领域中的新发展,快速找到自身定位,新的制度安排对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

  供应链的飞速发展依托于科技。专业化和信息流通在全球大面积下展开,促成快速反应、零库存与集中调度成为可能。然而最近一些有关供应链整合的讨论中,却重新审视和修正过去这些提升利润和效率的经典定律,强调考虑供应链中的灵活性和应变能力,而如果供应链过于简约,虽然短期内便于操作,抗震的能力就薄弱。与其好高骛远地追求革 命性的创新,不如把微型创新嵌入供应链的每一个层面和步骤中。

  风险是无处不在的,可能来自天灾,也可能出自各主权国内政策的变化,日本海啸及福岛核电站出了问题,东亚供应链就乱了套。而且一个产业发生了问题,在供应上会波及到许多几乎不相干的产业。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严重打击房地产市场,由于美国新建住房开工的低迷,影响到锯木屑的供应,养猪业不得不另外找替代品。如果供应链上的一个环节断裂,考验企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另找供货渠道,降低传统供应受阻带来的冲击。总结这些教训,就是要从供应链转变成供应网,必要时,可以绕过这个脆弱的环节来保持供应的畅通。

  由于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云计算应用的普及,手边有了海量信息,数据如何使用,如何分析,最大化地了解客户需求,从而量身定制出在问题发生前就能解决问题的方案。新工具的有效利用,就加强了新的竞争力。这样的全方位的工作不是个人所能做到的,而需要企业同心协力,在合理制度的推动下,共同创造价值。例如,电子商务贵在交货的速度,缩短反应的时间,如何能在一分钟内做好从拿单,到仓库取货,再到贴上标签发货。这些程序上的创新,是核心竞争力,是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依托。

  速度还要延伸到消息传递速度,涉及到现金及存货的流转。这又回到要有弹性和应对能力最大化的供应链。大家都在谈要采多元化通讯管理,分散风险。由于企业即时通讯(www.wiseuc.com)的出现,供应链不再单一,从北京,上海到南京,地区的分布遍布整个中国,所以要结合效率,形成区域性的企业即时通讯供应网,以及抢占供应网的制高点,成为地区供应链的调度指挥中心。亚洲地区内,新加坡很明显地在这上面下功夫,以此为一个重要的追逐目标。

  这种灵活度高的供应网的模式,意味着以前的管理模式就必须改变,目前顾问公司挂在嘴边的是一种“伙伴式”的组织,决策权下放,维系各伙伴间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和愿景。一改以往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这种转变需要一种新的人才,不是只会听话、执行命令的办事人员,而是思想敏锐,在客户想到问题之前,就已经替他们设计好解决问题的方案的创新型经理,把服务推向更高的层次。

  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求变的意志强,上下有共识,经济特区和地方为了出口,尝试各种法律行政和物流的方式,地方政府间的竞争,在土地、劳动和税收上的优惠,改善了商业环境;中央层面,国企银行改制上市,基础建设和资源型的改进,带动了市场发展。进入2013年,大家关注的将是中国能否复制以往的成功。诚然改革面临的阻力重重,金融危机以来的四年多,不少当时看来很前卫的政策,被后来的事实证明了经不起折腾。但是求变求新的意愿是正确的。

  政府在过去作为推动增长的引擎功能和成效有目共睹。当区域性竞争在改写游戏规则时,政府的角色就更加不能忽视了,必须加快提供创造企业即时通讯的环境,整合信息,密切关注最新供应链中出现的新情势,协调地方与全球规则的冲突。时不我与,这种紧迫性已有共识,且看如何付诸行动了。

 

上一篇:大数据时代云计算如何实现价值

下一篇:“酷豆”合并一年后:原高管全部出局 移动端停滞

Copyright © 2007-2021 汇讯Wiseuc. 粤ICP备10013541号    
展开